【怎样的投资】罗永浩给出还债时间表

  • A+
所属分类:实时资讯

罗永浩克日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曾示意,预计今年年底将还完所有债务,可能照样有一定压力。给团队的目的,固然也是业绩上的大幅攀升,交个同伙现在已经做到一周6播了,未来还会拓展到一周7播,以及开拓垂直品类的直播间。

近期,罗永浩由于被限制消费,遭遇买飞机票遇阻。外界好奇的是,罗永浩还欠若干钱,到底何时能还完。对此,罗永浩给出了时间表,预计今年年底将还完所有债务。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4月1日,罗永浩直播迎来一周年的纪念时刻,他没有带货,而是在直播间新开了一档情绪类谈天节目“老罗和他的同伙们”,连麦脱口秀艺人李诞、杨笠、呼兰以及蔡康永,与网友一起聊聊情绪。罗永浩一周年的带货档期则是挪到了今天(4月2日)中午。

对于还完钱之后的生涯,罗永浩设计要去组乐队、讲脱口秀。

带货第一天起要盈利,第一天起就翻车

2012年5月,罗永浩开办了。两年后,被命名为 Smartisan T1的锤子手机正式公布,厥后的故事外界已经很熟悉,成了已往式,罗永浩为此背上了6个亿的债务。回首这段履历,罗永浩在2021年头坦诚道,昔时做手机是错过了风口,“去晚了。”

但直播带货,他这次是踩中了风口。去年3月,在直播带货热火朝天的时刻,罗永浩宣布将进军抖音直播间,扬言自己能在许多商品品类做到带货一哥。而他入局直播带货,并非盲目跟风抢占风口,而是认定直播带货是一门严肃的生意,可以行使自身网红身份来赚“快钱”,第一天起就要实现盈利。最终目的固然是为了还清这6个亿。

于是,去年的4月1日愚人节,前锤子科技首创人罗永浩,在抖音直播间开启了直播带货首秀。

罗永浩的直播首秀举行得并不顺遂,从CEO到主播,有些“水土不平”,他甚至将品牌方极米投影仪的名字说成是竞品坚果投影仪。发现口误之后,他面临手机屏幕前的观众,低头深深鞠了一躬,向品牌方致歉,“请原谅一其中年秃顶男子的暮年痴呆”,低头时,露出了发量希罕的头皮。不少网友唏嘘,谁人充满理想的罗永浩,最终照样向生涯低下了头,“这就是曾经的理想主义者的溃败大排场吗?”

不外,作为这二十年来硕果仅存的初代网红,老罗牌面照样有的,他的第一场直播带货,总旁观人数到达4800万人次,同时在线人数峰值230万,总成交额1.1亿元。第一天确实是盈利的,但第一天也是“翻车”的。

回首已往一年交个同伙直播间的销售数据,罗永浩第一次直播“出道即巅峰”,今后数月,场均旁观人数、总销额都在走下坡路,在去年7月《脱口秀大会》开播之际到达低点,但今后便一起走高。

现在整整一年下来,凭证交个同伙4月1日给出的数据,停止现在,罗永浩直播间卖了跨越1800万件商品,销售额到达30亿元。

不外,随着销售额的走高,罗先生的脱发情形也有改善。

“没有那么莽了”

已往的罗永浩扛着“彪悍的人生不需要注释”的旌旗,敢于直面任何人,开办牛博网辛辣点评时势、炮轰星巴克把中杯咖啡划为小杯咖啡、挥舞着锤子怒砸西门子冰箱、约架王自若、扬言要干掉微信、要让库克知道谁才是乔布斯精神和方式论的唯一传人……

当带货生涯开启之际,他若干还带着“早年谁人少年”的影子。罗永浩在接受人物采访时示意,“这个领域照样低级阶段,有很大的提升空间”,这一点和罗永浩初入手机行业的心态是一致的,“我们从来都是藐视权威的”。

然则进入到一个新行业,有些坑是躲不掉的。

第一次遭遇大面积投诉,是去年的情人节时代,交个同伙直播售出的鲜花泛起严重的商品和售后问题。于是罗永浩专门派选品司理到天津客栈考察,发现简直云云。效果一口吻就赔进去一百多万。这被称为“520鲜花事宜”。

这次事宜后,罗永浩团队依然未能脱节踩坑。

去年12月,有消费者示意在交个同伙直播间购置的“皮尔卡丹”品牌羊毛衫不是纯羊毛,是赝品。经交个同伙团队自查发现,该商品确为非羊毛制品。卖出去的2万多件羊毛衫,所有启动买一赔三的,一下子就赔出去六百多万。着名打假人也盯上了罗永浩,质疑直播卖假羊毛衫、口红以及虚伪宣传漱口水,甚至示意罗永浩是更高明的骗子。

在已往的一年里,罗永浩也经常由于与打假人的“你来我往”登上热搜。从中可以显著的看到,罗永浩不再是像早年的“斗士”。“假羊毛衫”事宜,他亲自向网友宣读致歉信,拍成短视频发到抖音号,面临王海的质疑,发了长文事无巨细地逐一回应。

“罗永浩确实变了,没有那么莽了,但我坚信他的理想主义还未褪去”,大学四年用的都是锤子手机,厥后换了新手机也没舍得丢,“不怕翻车,出了问题龙哥兜底。现在他就是变得了一点,为了还债也弯下了腰,但照样性情中人”。

罗永浩的债务问题,也多次引发关注。去年7月,他加入《脱口秀大会》高调宣布,6亿元的债务至今已经还了4亿,预计尚有一年就能还清,还设计出演一部《真还传》,节目效果爆棚。《人民法院报》今后公布微博称,罗永浩真还钱了,现在其已不在被执行人名单中。

2020年12月份罗永浩又泛起在限消名单中,不能坐飞机,但得去上海领《时尚先生》的奖,领完还得回北京做直播带货。没法儿,他和事情职员坐了17个小时的汽车到上海。在颁奖仪式上,他用机智诙谐的形式揭晓了感言,而且以“老子是时尚先生”的话题再登热搜。

3月29日因再次被限制消费登上热搜,他在微博吐槽:买不了机票,一直在还债,有事可商议。做生意欠下的债,很难纯靠打工来还,我们这些兢兢业业坚持还债且成就斐然的非老赖,能否至少让我们为还债奔忙时坐飞机经济舱或高铁动车二等座以提高事情效率?

将“交个同伙”打造成“百货阛阓”

交个同伙直播间从最初的周五晚上播,酿成了一周三播四播的频率,现在还要实现一天一播,显然罗永浩在加速还债的进度条。

罗永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曾示意,直播带货不是他的理想和热爱的偏向,只是为了赚“快钱”还债。

既然是“快钱”,就绕不开一个焦点的问题,罗永浩还能直播多久?罗永浩的品牌价值和影响力能被消耗多久?罗永浩脱离后主播公司交个同伙怎么办?

罗永浩是留有后手的。

去年10月尾,上市公司尚纬股份通告称,拟收购成都星空野望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星空野望")现有股东所持的35%至51%股权,以钻营标的公司控制权。星空野望是罗永浩直播电商营业的最主要的运营主体,彼时公司前三大股东是罗永浩的同伙、亲兄弟。

这笔收购并不简朴,若是成了,罗永浩关联方可套现数亿元,有可能将直接快进到“真还传”大了局,但这笔生意背后还隐藏着尚纬股份大股东李广元借机套现5.1亿元的“局中局”,用的照样尚纬股份的钱。而李广元曾是尚纬股份前身公司的实控人,2016年卷入石油贪腐窝案被判有期徒刑十一年,公司实控人今后也调换为他的兄弟李广胜。

厥后这笔疑点重重的收购案遭到了羁系关注,质疑"一揽子"生意背后是否涉及变相利益运送,最终以尚纬股份终止收购了却,老罗也没交上A股这个同伙。

资源市场的路子没走通,罗永浩尚有别法子,那就是“去罗永浩化”。

交个同伙直播间最大的IP无疑是罗永浩,若是他还完债直接淡出直播,势必会对交个同伙造成重大影响。

于是,交个同伙也最先结构MCN领域,从单一大主播罗永浩到服务多位明星主播,未来除了内部孵化主播外,还将签约更多主播。

在交个同伙直播间,朱萧木、黄贺、李正频仍亮相,罗永浩并不是会泛起在交个同伙的每一场直播中。黄贺现在是星空野望的第一大股东,与罗永浩一起亮相了直播首秀,他以前是锤子科技的产物总监。朱萧木也是从锤科追随罗永浩到直播,此前在锤科是产物副总裁。

李正则是交个同伙中受迎接的年轻主播之一,同时也是选品司理。在罗永浩直播初期,选品部只有4小我私人,一个类目人,她卖力的是日化,也是“520鲜花事宜”中被罗永浩痛批的当事人。

除了内部孵化,将自己公司的素人带成主播以外,交个同伙也签约了李诞、戚薇、、、吉克隽逸、等明星主播。其中戚薇、吉克隽逸主攻美妆垂类,正好补足罗永浩在美妆带货上的短板。

另外,交个同伙也签约了魏莹、小菠萝等“颜值主播”。

除此之外,罗永浩还计划做主播培训。3月31日,他发微博称,已经在筹备了,究竟教育培训也是我的老本行。我们有代运营营业,许多相助的品牌方都迫切希望我们能协助培训一批“没有江湖气”,“路子没那么野”,“看起来相对正经正直”的主播。(注,引号内的话都是转述品牌方的)

交个同伙黄贺向媒体示意,交个同伙不想做成像辛巴那样带徒弟的模式,而是培育N多垂直类矩阵号。“‘交个同伙’就像一个综合的百货阛阓,以后会有‘交个同伙’美妆号、‘交个同伙’服装号,‘交个同伙’美食号等。”

还完债之后,要去组乐队、讲脱口秀

罗永浩克日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曾示意,预计今年年底将还完所有债务,可能照样有一定压力。给团队的目的,固然也是业绩上的大幅攀升,交个同伙现在已经做到一周6播了,未来还会拓展到一周7播,以及开拓垂直品类的直播间。

罗永浩示意,若是精神允许,上综艺、做音乐都市去实验。

事实上,这些事情也辅助他加速了“真还传”。去年7月份罗永浩加入脱口秀节目火出圈,也正幸亏这一时期,罗永浩失去抖音的流量支持后,直播间销售额跌到谷底,加入完节目后,着名度提高一档次,起劲还债的人设更是深入人心,直播间的销量自此也一起冲高。

“在我小我私人原来的计划里,可以做脱口秀,但有可能会晚一点,我稀奇热爱科技行业,这件事不能晚。”他最想做的照样老本行科技行业。

此外,罗永浩在去年还和音乐人左小诅咒确立了一个乐队“左罗乐团”,并于12月31日,发了第一首歌《凡人有光》。到3月尾,已经发了三首歌。

《凡人有光》的歌词是这样唱的:“那些不谙世事的强硬,闪着细微耀眼的锋芒;那些无路可退的顽强,撑着卑微缄默的希望;那些压痕斑驳的面庞,藏着无暇顾及的悲痛;那些历经风雨的善良,是我们和天下的合唱;普天下没有翻不已往的山,迟疑的勇气比勇气更有气力;回到路上,心里镇静坦荡。”